麻豆传媒插的我好爽使劲

   詹娜也不客气的起身拿吃的,借着拿馒头的机会,不着痕迹的踢了下邹丽,真的是有吃的也堵不住某人的嘴,其实这个东西是从哪里做的,是不是肖柔柔做的都是她自己的事。

   邹丽这个时候也发现失言了,装可怜的看向肖柔柔,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,“柔柔,对不住。”

   得,咱是担心人家会追问咱去哪里做酱料,没有想到在场的人以为咱是拿了成品说是自己做的,这可是一个大问题啊,“在经常吃饭的地方哪里,那家的老板娘弄的辣椒不错,我买了点辣椒,顺道自己加工,下次去吃饭,我露一手。”关于是否会戳穿,肖柔柔表示不要担心,那个老板娘嘴巴挺严实的,到时候稍微给点钱,或者在她那边多吃几顿饭,就可以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。

   肖柔柔大大方方的说改明一起过去尝她的手艺么,一想小心思的人都讪讪的笑了,不是她们怀疑肖柔柔,而是肖柔柔才多大的人,怎么能做出那么一手好的酱料,真的比家里长辈做的都好吃,而现在人家这么说,就是摆明了绝对是自己做的。

   薛佳宁才不去管那么些道道的,她听到肖柔柔说要做饭,虽然这些日子吃的也不算少,可很多时候都是直接一个汤,里面有荤有素的,就是为了方便,而如果请宿舍里的人吃东西,肖柔柔就算再想偷懒,也不至于那么简单做几个菜吧,“做几个菜,说说,正好有新舍友过来。我们就当欢迎新舍友。”薛佳宁快速的把聚餐的理由都想好了。

   这个理由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强大,不过问题是薛佳宁你当着还没有离开的黄奕这么说合适吗?

   不过这么的打某人脸,在场大部分人心里都是直呼好的,“这个以后再讨论,等新舍友来了再说。”罗娟身为宿舍长站了出来。倒不是为了给黄奕好脸色,而是万一新舍友不咋的,就没有必要招呼她吃好吃的了,以前薛佳宁就说过肖柔柔做的饭菜绝对的好,本来大家都以为是夸张的说词,可是就冲着这个酱。就可以知道肖柔柔手艺不差,既然这样么,当然不能错过了。

   这个理由给罗娟驳回了,但是薛佳宁一点都不生气,“理由都是假的。重点是宁宁要做好吃的给我们吃。”

   “对对。”大家全都附和道,“到时候柔柔你和老板娘打声招呼,最多我们付点加工费。”罗娟快速的给了一个最后的决定,“到时候费用咱几个分摊,柔柔是大厨就不出钱了。”出钱不出力,出力不出钱么,这个规矩一定要定好,如果肖柔柔做的饭菜味道好。咱以后可以考虑时不时的聚餐一次,所以一开始的规矩就要做好。

   虽然这么分配是挺好的,可是肖柔柔当然不会大咧咧的直接应承下来。“我也吃的,我要出一分钱的。”

   虽然大家不是很明白罗娟的算盘,不过罗娟那么分配,大家也都没有意见,反正自己买菜肯定比去吃饭点吃便宜,如果厨艺好的话。那更是赚了,“就这么定了。要不然我们不去吃。”

   肖柔柔还想说点啥的,但是薛佳宁推了她一把。既然大家一直同意不让肖柔柔出钱么,干嘛上赶着要送钱,那不是傻子是啥。

   珊瑚红木耳领连衣裙海边清纯美女随风舞动唯美图片

   最后肖柔柔也只能顺从大家的意见答应了下来,为此肖柔柔可是后悔了两年多,暗恨自己干嘛当初不努力争取下,也不至于这么的进退两难的。

   黄奕听着她们聊天的内容,心里一阵黯然,手上收拾东西的速度也加快了,再待下去真的要气疯的,大家虽然关系不好,可也不要做的这么明显吧,都已经摆出为新舍友庆祝的架势来,当然这笔帐又是记在了肖柔柔和薛佳宁头上,对于肖柔柔和薛佳宁来说,反正帐已经够多了,再多也无所谓,只要咱开心就成。

   没有一会黄奕就收拾好东西走人,临关门的时候,那个力道之大,都把宿舍的门反弹了出来,把躺在床上看书的詹楠可是吓了一跳,“天啊,这都赶上抄家的阵势了,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,哼,咱这事还没有找她算账的,她反而还不乐意了。”要不是考虑到某人就要搬走,大家才不会就这么的放过黄奕的,哪有这么到处败坏舍友名声的,虽然大家是排挤她,可是怎么就不说说为何要这么做。

   罗娟也是很不满,“这冲谁撒气啊,走了好,省的以后再得罪人。”

   而随着她走人,慢慢的宿舍的气氛好多了,当然大家的眼神时不时的抛向门口,按理来说黄奕搬了过去,那么新人也要过来了。

   之前虽然大家讨论过如何对待新舍友,可总归是个新人,大家的态度不会太好,罗娟担心大家会给黄奕那里受的气还给新人,就再次提醒道,“到时候新人来了,我们要热情点,我想不管如何,总归要比黄奕好吧,之前黄奕又说新人挺老实的。”虽然不知道是不是黄奕故意挖的坑,可是罗娟还是希望新人挺老实的。

   邹丽爬上自己的床,对于罗娟说的话,她冷哼了下,“只要手脚干净,不到处说人是非我就觉得很满意了。”之前还对舍友有这个那个的想法,可是给某人那么一作,邹丽的期望真的不算高了,只要老实本分就成了。

   其余人不吭声,可是都一直的点头认同邹丽的话,其实这话罗娟如何不是这么想的,但问题是这个时候会换出来的能有几个好货色,也只能祈祷了。

   张莉站在宿舍门口,听着里面传来的议论声,她的手放在门把手上许久,可是迟迟都没有勇气去把门推开,她好担心这间宿舍里的人会如何排斥自己,之前和自己换宿舍的人,可是拉着自己的手叮嘱了许久,让自己一定要忍,如何不让张莉觉得很是恐怖。

   薛佳宁看看时间不早了,就打算去刷牙洗脸了,一开门就发现一个女孩子抱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站在门口,看到自己开门还胆小的往后退几步,这让薛佳宁觉得挺好笑的,这个娃也太胆小了吧,就这个样子以后怎么当老师,如何降服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,当然这个不是咱该操心的,薛佳宁对着屋里喊道,“咱的新舍友来了,出来帮忙搭把手。”

   罗娟听到这么说么,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,而肖柔柔也跑了出来准备搬行李,张莉给眼前的一幕给吓倒了,这是啥节奏啊,不是说这里的人蛮难对付的么,张莉都做好了当个隐形人的打算,在她看来只要咱老实点,不撞在她们的枪口上就成了,怎么现在她们对咱这么好。

   罗娟发现张莉呆愣的样子,她也愣住了,心想咱是不是表现的有点殷情了,唉,没有办法,她们就是想着和新舍友打好交道才会这么勤快的,当然这个新来的罗娟挺满意的,看上去就是一个老实的娃,当然这都是第一眼的感觉,到底是不是这样的孩子,真的要看了才知道。“离熄灯时间不早了,快点收拾好就好了,你的行李都在这里。”罗娟看看被子就觉得冷啊,怎么就三条被子啊,这么冷的天她怎么过的啊。

   肖柔柔和薛佳宁也注意到了,互相看了一眼,条件不咋的,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有骨气了,“新舍友,唯一一次的待遇,以后可没有了。”

   张莉看到她们不停的看向自己的被子,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,这么多被子是不多,冬天睡很冷,可是家里也没有多余的,也不可能带来带去吧,外加夏天到了如何处置被子都是一个问题。

   没有一会功夫,就帮张莉铺好了被子,薛佳宁看着张莉单薄的身体,再看看自己的床上,反正一个冬天她都是和肖柔柔挤挤睡的,就从自己床上拉了一条被子递给准备上床的张莉,“给你,记得到时候帮我把被面给洗了。”其实薛佳宁也不是想着有人帮自己洗被单,而是担心某人拒绝所以给的一个理由。

   张莉看着就这么放在手上的被子,比自己任意一条被子都厚,她知道对方就是在可怜自己,“那个不要,我真的不冷。”

   “真的不冷?”薛佳宁瞪着张莉,真是一个死要面子的娃,难得咱发点善心竟然还不愿意接的,唉,“拿着吧,不要冻感冒了,我们就全部倒霉了。”

   肖柔柔她们也在边上劝张莉拿下被子,“如果你真的不好意思,轮到我宿舍当值,你就帮我干了吧。”薛佳宁最后不耐烦道,“这样八天里面你干一天。”

   “啊啊,薛佳宁你好狡猾,就这么的有人帮你干卫生工作了,早知道我也有条被子空闲啊。”邵娟从罗娟的床里叹出头来。

   薛佳宁得瑟的笑笑,“谁让你晚到了,要知道做雷锋是有好报的,不说了,我去洗脸刷牙了。”薛佳宁招呼肖柔柔趁着还没有熄灯赶快把个人清洁工作搞定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