纳豆奶奶日语app

   更新时间:2009-8-29 9:28:49 本章字数:3546

   铁牛的伤并不严重,除了蹭破了些皮之外,并没有什么内伤。或许这也是老头子让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苦练铁布衫的原因,既然学其它的功夫没有天赋,那就学会挨打的功夫吧。

   以铁牛现在的境界,怕是拿刀在他身上戳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吧。

   铁布衫的练法在于用软布环绕胸背数圈,再用手着力搓摩,然后做肘臂曲伸练习。晚上就以坚硬的木板为床,让骨骼时刻与坚硬物体接触磨练,久而久之筋骨将渐渐坚实,如钢铁般坚硬。

   “他没受伤吧?”叶秋问道。

   从窗外看过去,院墙外面一边黑暗。哪儿早就没有了小白的影子,只有沈家的佣人对着那个大洞指指点点地议论着,现在是晚上,也没办法用砖头来补。只得找了块铁板挡在哪儿,晚上再找个人在那儿守着,也不怕有人进来偷东守,也没有人能够进来。外面叶秋埋伏了不少人,如果有人闯过来的话,外面的人必定会提前示警。

   只是这么说的话,只会引起沈父沈母和佣人的恐慌,也就任他们在哪儿想办法。

   沈墨浓和唐果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,也都跑回房间了。她们是光着脚穿着睡衣跑出来的,虽然那些男佣人不敢偷看,但是这般打扮走出来总是有失名门淑女的体统。

   只有沈而立还站在门口和叶空闲在闲聊,离的有些远。叶秋听不到两人在说些什么。

   “没有。我根本就没有伤到他。嘿嘿,他比四年前离开时强多了。我以为这次我可以打过他咧,没想到还不是他地对手。”铁牛一脸懊恼地说道。

   “你也不用气。你的身手我知道,拼起命来,也不见得就没有机会。”叶秋拍拍铁牛的肩膀,安慰着说道。

   “我们都打不过泥鳅哥。”铁牛点头说道。“泥鳅哥。没事了吧?没事我就回去睡觉咧。打了一架身上舒坦极了。就想睡觉咧。”

   纯白的浴巾 青春的女孩

   “去吧。记得洗过澡再睡。”叶秋提醒道。

   等到铁牛离开后。叶秋就站在窗口想心事。

   想二丫。也想小白。

   二丫让铁牛捎来地围巾竟然是去年织好地。想必。她不能来燕京看望自己。一定很失落吧?

   二丫。你等着。无论你能不能出来。我一定尽快回去见你。

   还有小白,想起他更是让叶秋心疼。

   白也是个孤儿,是一个冰天雪地的夜晚,老头子从外面把她捡回来的。

   当时她衣衫破烂,身体消瘦蜡黄。还光着脚,手上生满了冻疮,眼睛紧闭。没有呼吸,整个人都几乎成了一个僵硬的冰棍。

   当时叶秋只有七岁。见到一个小孩儿被冻成这样,自然很是心疼。让老头子赶紧救他。

   老头子也确实努力了。把他身上那带有嗖臭味的衣服给用刀子全都划开,然后将他**的身体抱进了雪地里。

   几岁地小孩儿身体还没有发育。那个时候,叶秋根本就没发现小白是个女孩儿地事实。

   老头子不断地用雪在小白身上揉搓着,叶秋也在旁边帮忙。在老头子揉搓头部的时候,他就抱着小白的胸部和大腿搓。一老一小忙活了大半个小时,小白地身体才慢慢的柔软起来,全身紫红紫红的。

   老头子又拿出银针,在小白后背的几处穴位上刺了一下后,冒出暗黑色的血液。

   “她地身体有好几处器官已经冻死,必须要切除。”老头子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和叶秋打着商量。

   “切啊。赶紧切啊。”关心着小白身体的叶秋附和着说道。

   他不知道,自己简单的一句话,就让小白地身体处于现在的这种畸形状态。

   经过老头子地中药调养和针灸治疗,小白终于苏醒了。

   只是,那个时候她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。

   白地名字是叶秋取的,那个时候是春天,小白经过一个冬天地疗养已经安全康复摇头。

   看着她沐浴在阳光下的小脸近乎透明,叶秋就说道:“你的肤色这么白,就叫小白

   白点了点头,这便成了她一生的代号。虽然后来她又被人称为血之修罗,可她仍然喜欢小白这个名字。

   她很喜欢,却不允许别人去喊。这是她的禁忌。

   刚开始,叶秋也没有发现小白除了不能说话外的其它毛病。只是随着年龄的增涨,他开始长毛绒绒的胡须,开始有喉结,身体开始长高长壮,小**也开始长长长大后,大家才发现小白的不同。

   他们已经知道小白是个女孩儿了,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却没有表现出一丁点儿女性的特征。而和小白差不多大的二丫胸前已开始鼓起更加的冷酷了。生冷不忌,除了叶秋,和谁都不再说话。

   老头子好像也有意为之,根据她独特的体格训练出一套又一套艰难却又攻击力极强的杀招。小白虽然每次都完成了老头子的训练,但是在这个过程中,对老头子的恐惧和恨意也与日俱增。

   直到两人的矛盾到达一个临界点时,叶秋将小白送给了龙女。于是,小白跟随在龙女身边三年。出来后,又立即来到了自己身边。

   在小白心中,除了叶秋,其它人都不可以任意屠杀的牲

   这也是铁牛不忍心对小白下重手。而小白却能豪无顾忌的动用杀招地原因。

   是的,老头子的目地达到叶秋披荆斩棘,屠神灭佛击杀一切阻挡者的绝世宝剑。

   这把剑没有感情,只需要杀伐。

   白成功了,可小白也被他毁了。

   老头子,他应该有办法着衣服走出了房间。而叶空闲也恰好和沈而立聊天完毕,见到叶秋走过来,也没有和他打招呼。只是率先走进了房间。却没有随手关门。

   他知道叶秋会来找他。

   老头子坐在房间的茶几边烧水煮茶,茶叶是他自己带来的,黑褐色的杯子也是自己带来的。这也是铁牛之所以带着两个在包裹的原因。他有轻微的洁癖,不喜欢使用别人地东西。特别是在饮食方面更是讲究,如果可能地话,他甚至会带上自己的碗筷过来。

   不过他倒不是一个不通人情的人,知道这样对主人是极不尊重地。所以没有做出这么荒唐的事。

   “坐。好久没喝过我泡的茶了吧?”老头子指了指对面的椅子。笑着说道。

   叶秋沉默的坐下,心里琢磨着如何开这个头。

   “她地功夫又精进了。”老头子宝贝似地从一个精致的木盒里夹着几根茶叶放进茶壶,头也不抬地问道。

   “或许吧。”叶秋点头说道。

   老头子将茶叶盒受好。然后用滚烫的开水洗茶,说道:“来找我地目地是什么?”

   “你能不能救她?”叶秋眼神灼灼地看着老头子。满脸期待地说道。

   “救她?我已经救过她一次了。”老头子说道。

   “再救她一次。”叶秋急切地说道。“她是个人,她应该过着正常人的生活。而不应该像这样。”

   见到老头子没有松口地意思。叶秋吞了口口水,声音干涩地说道:“求你了。”

   叶秋是第一次求人。都不知道这三个字是怎么说出来的。但是他知道,他必须要为小白做些什么。即便是为了报答她这么多年来为自己所付出地,也要竭尽所能才行。

   听到叶秋的话,叶空闲也难得地诧异了一下。虽然他仍然没有抬眼看过叶秋一次,但是正在倒茶的水却明显的停顿了一瞬。

   他了解叶秋的性子,这是个骨头折了都不肯下跪的主。如果你想用蛮力逼他认输的话,怕是将他给凌迟了都没有用。这一点儿倒是和自己极像。

   可是为了小白,他竟然主动向自己说出这样的话。这还是多年以来的第一次。

   替叶秋倒了杯茶,也给自己的杯子倒满,然后看着叶秋,问道:“你觉得我是不愿意救?”

   “不是。我是希望----如果你能够救她的话,就再施一次手吧。”叶秋恳求地说道。

   “意思仍然一样。你还是相信是我不愿意救她?”

   “我没有怀疑过。”叶秋说道。

   心里却在想,难道自己真的没有怀疑吗?

   在自己的印象中,老头子什么时候有过没办法解决的事情了?

   老头子端起杯子抿了口茶,然后微眯起眼睛安静地品味着它的味道。很快,就睁开眼睛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茶啊,还是用山泉水煮的味道正宗。来到这苏杭,味道就变了。”

   不等叶秋再次开口相逼,老头子刚才柔和的眼睛突然间晶光闪烁,冷酷地说道:“除了你,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一个人医两次的?那个时候,切断她身上的一些死亡组织,不也得到你的赞同了吗?一个人,我只会救一次。”

   “当年我把她抱回来的时候,就知道她是一颗好苗子。她是一把剑,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。女人,你不缺,你缺少的就是这么一把绝世好剑。难道这样不好吗?”

   一切皆注定。

   是她的命,也是你的命。